当前位置:主页 > 必发88登录 >

大龄“啃老男”设“苦肉计”骗母亲10万余元 父

时间:2018-11-28 阅读:384
 

35岁依然无业的徐某为了解决生活窘迫,竟伙同朋友邢某及其女友聂某以找工作、办理证件、车祸治疗等各种理由,骗取母亲10万余元。这些钱除了用于日常开销外,都被邢某赌博输光,而已退休的徐某母亲被骗走积蓄后,为了维持生活,不得已再次来到超市打工。

心理专家分析,家庭中父母的溺爱,会导致成年子女自卑或自负的心理,这两种看似截然不同的状态,都会导致“啃老”心态的形成。徐某的父母被骗无奈选择报警,是一种管教的滞后,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因无收入来源 男子起意诈骗父母

徐某今年已经35岁,年轻时他曾经短暂地在银行工作过,但这份工作他并没有做太久。2010年,他便辞职待业在家,日常开销全部仰赖父母的收入。

徐某的父母也原本都是普通的工人,徐爸爸早年间因脑梗导致偏瘫,失去了劳动能力,两位老人全靠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2016年,邢某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和徐某相识。他们年龄相仿,聊得也很投机,很快便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两人经常一起吃饭喝酒,后来,徐某甚至直接借住到了邢某租住的房屋内。

但两人都没有正式工作,这就意味着他们并没有收入来源,而徐某的父母也受不了儿子无休无止的啃老,拒绝再为他负担日常的开销,徐某几次开口都被拒绝。邢某曾因犯诈骗罪被法院判处刑罚,手头窘迫之下,邢某便又动起了歪脑筋。

邢某谎称自己是某银行的主任,陪着徐某回到家,向徐某的父母保证能为他解决工作。看到颓废多年的儿子愿意走向工作,徐某的父母自然很是欣慰。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从去年7月开始,徐某便开始编造各种理由,向二老“求助”。

要解决工作,邢某便暗示二老需要一些“打点”,以便徐某能够顺利入职。入职后,办理工作证需要费用,制作指模需要费用,上岗前必须考取会计证也需要费用……每次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的支出,全都是由徐某的母亲唐阿姨将钱款汇到儿子的银行卡上。

为骗钱演“苦肉计” 赌桌上挥霍一空

“工作”稳定后,徐某却并未自食其力,仍然时常向家里要钱。先是银行的工作出了问题,由于账目对不上,需要自行赔偿数千元的亏空;后来则是因为借了高利贷,无法偿还高额的利息;随后临时出差不能即时报销,需要提前垫付费用……各种理由都被徐某用了个遍,为了骗取父母的信任,他甚至还演起了“苦肉计”。

邢某作为徐某的“领导”,直接给唐阿姨打去一通电话,称徐某在外出差时不幸遭遇车祸导致骨折,需要垫付住院押金。唐阿姨心疼儿子,二话不说就准备去银行转账,没想到银行工作人员怀疑唐阿姨遭遇了电信诈骗,将她拦了下来。

要钱心切的邢某,便让自己的女友聂某直接前往了唐阿姨家中,帮助唐阿姨完成了汇款。

为了把谎言编圆,一段时间后,邢某又让聂某冒充上海某法院的法官致电唐阿姨,称其是处理徐某车祸案件的法官,由于肇事者是外卖送餐员,经济条件差,一时无法赔偿,请家属耐心等待。

而邢某和聂某之间根本不存在的“孩子”,也成为了索要钱财的理由。由于唐阿姨与邢某接触较多,徐某称邢某的孩子刚出生不久就不幸夭折,勾起了唐阿姨的同情心,便又汇出了几千元。

就这样,在半年的时间里,邢某和徐某共诈骗了唐阿姨10万余元,而聂某参与了其中1.7万余元的诈骗。

钱款都打入了徐某名下,但这张存着钱款的银行卡却掌握在邢某的手中,骗来的十万余元钱,被两人吃喝玩乐挥霍一空。而除了平日的生活开销外,邢某还有赌博的爱好,骗来的大部分钱都被他输在了赌桌之上。

相比之下,徐某的爱好则简单了很多,除了去网吧消遣之外,每天一瓶二锅头,几个下酒菜,酒精便能让他不用清醒过来。

退休母亲又外出打工 请求法院严惩儿子

其实,徐某的父亲早就感到了异常,他猜测儿子一直在欺骗家里,“正常上班自食其力,应该不会问我们要钱要的这么频繁”。但面对父亲旁敲侧击的提醒,徐某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

今年的大年三十,徐某的父亲终于忍不住质问回家过年的儿子,这十多万块钱究竟是何去向。徐某顶不住压力,向父母承认他并没有找到工作,一直以来索要钱财的理由全都是他和邢某编造的。

于是,唐阿姨带着徐某去派出所报案。在公安机关,徐某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并协助公安机关将邢某、聂某抓获。

多年的积蓄被骗走,为了维持生活,已经退休的唐阿姨不得已又到超市工作。由于聂某主动退赔了4.2万余元,唐阿姨对聂某表示了谅解,但请求法院严惩邢某和儿子徐某,希望这次的经历能给儿子一个教训。

11月13日,邢某、徐某、聂某因涉嫌诈骗罪在昌平法院出庭受审。昌平检察院认为,应当以诈骗罪追究邢某、徐某、聂某的刑事责任。三人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不持异议,均表示认罪认罚。

即使被告上法庭,徐某仍然认为“我和我妈关系挺好”。而谈到诈骗父母的理由,徐某否认是为了自己,而是他可怜邢某没有工作,才开口向父母要钱。而邢某名下有房,定期有房租收入,因此他并不担心邢某无法还钱。

“我就是信任他,拿来的钱我都给他了。”徐某将责任推到了邢某身上,称自己实际的花销很少。但邢某表示,诈骗是两人一同谋划的,成功骗得一次后,两人便一再实施。

“我对不起父母,”今年不过35岁的徐某却已头发花白,法庭上,他表达了自己的悔意,希望能得到父母的原谅,“出去之后会好好上班好好挣钱,弥补以前的错误,不会再做违法的事了。”

虽然起初表示坚决不会原谅儿子的行为,但徐某的父母终归是嘴硬心软。开庭后,经过律师的沟通,唐阿姨还是向法院出具了谅解书,表示愿意谅解儿子,请求法院对儿子从轻处罚。

心理专家:不懂事的孩子,不会因为年龄增长就变得懂事

“父母的两大功能,第一是爱的功能,第二是教育的功能,两者缺一不可。” 百诚释心(北京)心理咨询中心首席心理咨询师柏燕谊表示,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不会因为他年龄的增长就自然变得懂事。在成长过程中父母的溺爱,是对孩子现实能力和自我效能感的破坏。

当下,“大龄啃老族”这一群体并不是少数。在柏燕谊看来,父母在孩子小时候的过度包办、过度保护,实质上回避了让孩子直接去面对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以及行为后果的机会。而缺乏机会的孩子,其理解自己的能力和独立处理未知事件的自信无法建立,导致在成年之后走向退缩、回避社会的状态。

而这种过度保护还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让孩子错误地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自大自负,从而容易好高骛远,不愿做脚踏实地的努力。

“父母的溺爱加上孩子的自卑或者自负,‘啃老’的基础条件就形成了。” 柏燕谊说,徐某的父母现在选择报警,是管教滞后无奈的选择,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能避免徐某铸成更大的错误。如果相关的教育能够在孩子的幼年、儿童时期开始进行,相信这个家庭能够避免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刘苏雅

编辑:TF017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